《鹿鼎記》導演迴應演員表演、劇情凌亂等質疑

  由張一山主演的新版《鹿鼎記》自11月15日開播以來爭議不斷,同時豆瓣出現2.6分“最低金庸劇”的評價,日前,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了該劇導演馬進。

  爭議

  “做導演20年頭一次被黑粉叩門謾罵”

  新京報:預料到劇集會引起這麼多爭議嗎?

  馬進:當了20年導演,被叩門謾罵還是第一次。很偶然地打開微博,看到有人在艾特自己的小夥伴,“導演微博在這裏,快來爆破!”於是,有人開始出言不遜……

  有人説,某評分網站對《鹿鼎記》一邊倒的結論有點簡單粗暴。但我認為,觀眾有權利在一部作品的任何節點上給出自己的評價,哪怕是開場的第一個鏡頭。對所有的網評,我持開放與包容的態度。也希望在批評中獲得新的發現和檢討,這是自己進步的一個重要途徑。

  1983年汪禹版電影《鹿鼎記》。

  1992年周星馳版電影《鹿鼎記》。

  2000年張衞健版電視劇《小寶與康熙》。

  2014年韓棟版電視劇《鹿鼎記》。

  1984年梁朝偉版電視劇《鹿鼎記》。

  1998年陳小春版電視劇《鹿鼎記》。

  2008年黃曉明版電視劇《鹿鼎記》。

  重拍

  “在尊重原著的基礎上解構江湖”

  新京報:《鹿鼎記》在很多人心中都是經典的存在,迄今為止影視劇改編了不下十個版本,大家對於故事和人物都很熟悉了。這一次拍攝新版《鹿鼎記》,你希望帶給大家一些什麼不同的東西?

  馬進:首先,我非常感謝出品人的誠意和信任。之前我曾婉拒了三次,非我傲嬌,因為我一直沒找到接拍它的理由,即導演教科書所説的一個導演拍攝一部作品的“現實意義”和“最高任務”是什麼?我必須找到答案才能説服自己。

  首先,我與許多人一樣,在青年時代的某個時刻沉迷於金庸小説,也是茶飯不思的死忠粉。而作為導演再看《鹿鼎記》,一晃已是三十年後。

  我覺得80後、70後、60後的觀眾羣都有屬於自己代際的韋小寶和《鹿鼎記》,我沒有必要向誰致敬向誰看齊,甚至機械復刻。所以,各個影視版本的《鹿鼎記》我從未看過,屬故意迴避。

  如果不能以新的維度去闡述作品,翻拍將毫無意義。儘管這麼做有風險,但我對風險向來無所畏懼。所以,當主創和演員問我,“導演,我們這一版《鹿鼎記》的受眾是誰?”我坦白地説,“是00後和10後”。當然,85後陪着10後一起看,我也很開心。我們更希望《鹿鼎記》的老粉能夠接受它、喜歡它,這才是圓滿和完美。

  有人説《鹿鼎記》是悲劇,有人説是喜劇,也有人説是正劇,我恰恰覺得它是個鬧劇,這是基於對韋小寶人生際遇的高度抽象。於是,“解構江湖、解構神功”便成為這一版《鹿鼎記》的核心訴求。由此,解構的路徑與畫風漸漸成形——以基本寫實的場景氛圍、以紅配綠的清代LOGO級配色、以卡通畫風的表演特質,完成這一次雙重解構的探險之旅。當然,這種畫風也可以被理解為新表現主義。

  首先,“解構江湖”需要明確何謂江湖?江湖,廟堂的對標物,在朝與在野的天壤之別。

  江湖,是一個以內鬥和內耗為基本標識的民間名利場。自欺欺人,是江湖存續的內在邏輯。這一點,在天某會和各大門派的蠅營狗苟間,細心的觀眾會發現我們的表達。解構江湖,其實也是金庸先生賦予韋小寶的人文使命。每個版本的《鹿鼎記》是否完成了這一命題的充分表達,也是衡量其創作層級的一把標尺。

  “解構神功”,則是以“牛頓畫風”表現冷兵器時代人類生理極限內的格鬥廝殺,以及熱兵器對各種神功的無情終結,這與“解構江湖”形成互為表裏的呼應關照。

  2013年,中國嫦娥三號探測器抵達月球,並沒有發現嫦娥吳剛和小白兔。馬斯克在構築“星鏈”的同時已經開售太空之旅的VIP門票。在人類已經步入AI時代的情境下,再去拍攝飛檐走壁花拳繡腿,再去狂點啞穴笑穴就顯得十分滑稽和低幼,對當代觀眾的智商缺乏基本尊重。

  至於如何解構的,我不便劇透,請各位看官慢慢欣賞和體會。拍攝《鹿鼎記》的第一件事就是獻給大家一份快樂,這是我和全體演員的共同心願!

  張一山主演的《鹿鼎記》開播後引發了不小的爭議。

  張一山

  “他是韋小寶的不二人選”

  新京報:作為韋小寶的扮演者,張一山在劇中的演技受到了不少質疑,很多網友覺得看到的不是機靈搞笑的韋小寶,而是浮誇到像猴子的韋小寶。這一版的韋小寶有什麼特質?當時選擇張一山飾演韋小寶的考慮是什麼?作為導演,怎麼看待張一山在劇中的表演?

  馬進:説一山像猴子,是一種形容。但把猴子的圖片跟一山的頭像擺在一起叫罵,則是典型的傷害與暴力了。

  韋小寶是相當極致和特殊的人物,在青樓出生,見慣世間暗黑,不知父親是誰,心理陰影巨大,但他依舊善良達觀。他酒色財氣樣樣精通,舊中國臭男人的劣根性全部集齊。但心中有家國,做人講道義。

  坦率地説,張一山是這個年齡段裏演技最好的男演員之一,當之無愧的演技扛把子,他是韋小寶的不二人選,不僅領悟力和表現力強,也非常敬業,並常常給導演驚喜。論演技,在迄今為止所有版本的韋小寶序列中,一山也是頂級。

  這部劇的整體風格是強喜劇特質,用歡脱無厘頭的人物互動和爆笑台詞,以及誇張的表演打造了整體的角色狀貌。就角色創作而言,一山完成得非常好,他就是我期待的韋小寶!

  而且,每一版的韋小寶都有自己的表情包,我相信一山這一版貢獻得最多最可愛,因為這一版的畫風就是卡通風。

  如果一定説他有問題,那也是我的問題,與演員無關!

  像一山這樣的演員,因為觀眾特別喜愛他,覺得他應該演得好,預期值爆表實屬正常。

  殺青的時候他哭了,八個半月的連續拍攝無論身體透支還是心理壓力終於讓他在那一刻卸下了、得到了釋放……

  和一山合作是導演的幸運,我們默契合作了兩次,第三次將很快到來!

  蘇荃(朱珠飾)

  雙兒(楊祺如飾)

  阿珂(郭泱飾)

  建寧公主(唐藝昕飾)

  方怡(王祉萱飾)

  曾柔(鍾麗麗飾)

  沐劍屏(關芯飾)

  老婆團

  “最大限度淡化‘七女同框’”

  新京報:在人物關係上,目前看來建寧公主成了女一號,其他六位夫人是配角,是否在這幾位夫人的戲份上做了調整?講一個男人和七個女人有沒有顧慮?

  馬進:一部劇中,角色的戲份有輕有重,演員排位也立足於此。建寧公主戲份最多,當然是女一。劇中每個人物的出現和橋段與原著大體一致,大家無需多慮。

  説到《鹿鼎記》,大家的第一反應恐怕就是韋小寶和七個老婆,但在當今受眾結構與文化語境下,大肆渲染“一夫多妻”顯然不合時宜,這是冒天下之大不韙,是對女生和女人的公然冒犯。所以,“一拖七”是一個兩難的表達,但又是整個故事無法剝離的重要內容。等着七個老婆粉墨登場來一一的對比吐槽,是《鹿鼎記》觀眾的經典樂趣。這一版我們要做的是最大限度地淡化“七女同框”。但是,用五道槓的標準來要求韋小寶是荒誕的,也為金庸迷所不齒。

  唐藝昕飾演的建寧公主成了女主角。

  女演員

  “符合角色氣質與人設”

  新京報:劇中幾位女演員的選擇上,除了唐藝昕、朱珠之外,大部分女演員觀眾都不是很熟悉,有的網友覺得女演員們顏值和辨識度都不是很高。能談談大致的選擇標準嗎?

  馬進:大家覺得唐藝昕有存在感,是因為熟悉她,她的建寧完成得如何,N個版本都在網上掛着,大家會得到自己的答案。其他幾個女演員中,除了人氣超高的朱珠,大多是新人甚至素人,她們也正是將要通過這部劇讓大家瞭解。選擇的標準很簡單:符合角色氣質與人設。請觀眾莫急,她們正在陸續登場,看完了歡迎品評。

  節奏凌亂

  “不能完全呈現很遺憾”

  新京報:這部劇的劇情進展得非常快,有網友總結:一分鐘茅十八被抓,五分鐘就遇到海公公,十分鐘就遇到皇帝,二十分鐘就去找四十二章經,這種快節奏的敍事,是出於怎樣的考慮?

  馬進:無法否認前兩集確實非常凌亂,不説是對不起大家的!因為劇組所有工作人員都很心疼,幾百人努力工作的成果不能百分之百地呈現給觀眾,真的非常遺憾!所以,大家有意見特別理解,對不起了!

  真誠地希望《鹿鼎記》繼續給大家帶去更多的歡樂!謝謝!

  採寫/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原標題:《鹿鼎記》導演迴應演員表演、劇情凌亂等質疑

責任編輯:王思暢

電影

透過電影觸碰世界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